*今天:
*
          →预约 挂号医生前,请先看这里!
您当前位置:人工耳蜗网 >> AB耳蜗 >> 美国耳蜗植入者亲身体验 >> 浏览文章
84岁做人工耳蜗,让全家期待又忐忑
作者:唐女士 日期:2022年07月19日 来源:美国AB人工耳蜗   录入:admin

唐老先生

2022年5月植入人工耳蜗,时年84岁,术后效果很好

单侧使用美人鱼Q30处理器


以下是唐老先生女儿的分享


该不该做人工耳蜗?


随着年纪增长,我爸爸双耳听损就越发厉害。80岁之后,基本就听不到什么了,即便双耳都配了国际大品牌的助听器,还是没有明显的效果。他眼睛还有青光眼,医生诊断是不可逆的病变,慢慢也会趋于恶化。

无法与外界有效沟通,爸爸变得比较封闭,情绪也比往年更低落。本来还是很愿意和外界交流的他,也慢慢变得抵触社交,比如邻居跟他见面,问候也听不见,有的时候即便意识得到有人跟他讲话,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感觉都是给别人添麻烦自己还总出丑,同时我们也挺担心他独自出去会有危险,比较不放心他,这一切就造就了他越来越封闭自己。那段时间,老爷子对生活没有什么向往,总是唉声叹气,很悲观,负能量很重,感觉他有点轻微抑郁了。这一切发展都让我们做子女的看着很揪心。

关于眼睛我们去找医生看了,说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法,耳朵是可以通过植入人工耳蜗来重建听力。不过84岁老人做耳蜗,风险可想而知。于是我们就赶紧四处打听,了解到人工耳蜗植入是小手术,在国外国内也应用几十年了,有很多病人借助它重回有声世界。但是对于高龄老年人,实施手术之前的麻醉风险是比较大的,最差的情况就是人上去了手术台后再也下不来了。

于是我们在华西医院的安排下给爸爸做了一系列身体检查,和医生一起来评估他是否可以做。爸爸以前是空军军人出身,身体素质还是比较好,即便上了年纪,也没有太多慢性磨人的基础病,平时身体还是挺硬朗的。这一辈子过来,除因为感冒肺气肿住过1次院,其他那么多年都是平平安安的,所以我们对他身体情况还是有些信心的。

在一系列检查结果都出来了之后,我们做子女的几个人商量,还是希望他能够做人工耳蜗。可那时爸爸却极力反对,他说他这么大岁数了,能活多少年也不知道,花钱做了是不是听得到也不知道,周边也没有做这个的跟他年岁差不多的人,没办法参考,所以他对自己挺没信心的。我们就给他做思想工作,跟他讲:眼睛是不可逆转,耳朵有补救的办法,为什么不去补救?花钱是花钱,但是就说最起码就说你能听到外面的声音,能和外界交流,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很愉快的事情,人活着就是为了天天开心……就这么不停地劝他,他才勉强答应了。



手术很成功


爸爸答应了之后,我们几个子女的心情又变得很复杂,术前告知的内容实在是太吓人了,差点被劝退。麻醉过程中可能出现脑梗死,或者因其他心血管问题突然离世,或者受了创伤之后恢复不起来了。毕竟他身体机能不会像年轻人那么好,风险无法预知但又随时会出现。我们一家人,内心都是煎熬,上手术台之前,爸爸话里话外都有点交代后事的感觉了。

庆幸的是,华西医院耳鼻喉科的赵宇主任和麻醉科医生医术精湛,爸爸的手术过程非常顺利。并且麻醉之后苏醒也很迅速,推病床回病房之后各方面行为、意识等表现得都很平稳。

一个月后回到华西医院去开机,去开机之前,家里人都很忐忑,谁都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不知道爸爸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是不是能听见?如果听不见,给予了希望最后落了空,那么对他老人家肯定是更大的打击,是我们最害怕发生的。整个开机过程我哥哥都陪在爸爸身边录下了这个过程。


视频里爸爸跟着医生重复简单的话,医生讲得很慢,爸爸就跟着重复。他太久没有听到声音了,现在开始重新学习。大部分都是很明白、很准确地把医生说的话重复出来啊,看着这视频,真是内心无比激动,走到这一步很辛苦的,但也很高兴,就觉得这钱花的真是值得!先进的医学也真是能治病救人!

到今天爸爸差不多开机一个月了,他的耳蜗设备里有四档程序,他从第一档开始适应,然后第二档,第三档,目前在适应第四档,一切都比较顺利,暂时如果你说话很快他还是听不懂,需要有耐心慢慢地讲,但是他已经能听到了。


改善听力,提高老人生活质量


爸爸以前听不到声音,现在听到了,他出门也可以跟别人交流,心情自然就好了很多,老年人经常也会在社区里聚一聚,互相寒暄,他也会跟别人介绍他最近做的耳蜗如何如何。总之他的生活正朝着期望中的那样慢慢变好。


在我周边有朋友家里有老人也是听力不好,已经影响生活了,在我们给爸爸考虑做耳蜗的时候,朋友就一直在向我取经,他希望我爸爸能做成功,做成功了给他家打个样,他也可以回去给他家老人做了。


老年人人群里,需要补偿听力、需要被我们关注的老人蛮多的,遗憾的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最终做人工耳蜗。相当一部分还是抱着自己是风烛残年,耳聋眼花很常见,也没必要再花钱治了,或者治也治不好的主观放弃的心态;还有人是纯纯地因为是需要花钱,宁可把钱花在子孙身上,也不愿意改善自己生活,各种心态都有。我们家价值观都是希望老人能有老人自己好的晚年生活,每天睁开眼,可以有质量地过每一天,身体硬朗就可以到处走走,在经济允许的范围内,我们都会帮老人规划,同时也希望国家能把人工耳蜗纳入医保,减少老年人的经济负担。


除了主观意愿,我们也会详细咨询医生,给我爸爸做手术的华西医院的赵宇主任,他的技术真的是无可挑剔的,庆幸真是选对了医院和医生。我爸的手术让我们家属相当满意,伤口愈合又快又好,开机后效果也很明显。我们对于赵医生的医术真的是相当钦佩。


接下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老年人他不同于年轻人,他听力重建的过程也可能是更漫长的,目前开机1个月了,爸爸听力恢复也有波动的过程,我们全家人也都在关注他,随时联系调机老师给他做调整,有听的不好的感觉,就要及时去跟技术老师反馈,其中既包括音量等的调整,也包括对于康复过程的心态和认知的调整。


很多时候病人是很心急的,毕竟花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选择了耳蜗,总是希望立杆见影看到效果,实际上,真实的康复过程要比内心的期待要漫长许多,这需要充分的和技术临床老师进行沟通,有很好的认知,康复要有打持久战的心才行。


虽然每位老年人他们身体情况不一样,也不能所有人做了人工耳蜗都一定能达到非常非常理想的效果,但是至少做子女应该带着父母去找医生做临床评估,在医生的讲解和指导下做好合理的选择和康复,这种积极的心态,是我认为是每个家庭都共通的,希望我家的真实经历可以帮助更多中老年人做参考,希望所有爸爸妈妈都能有更优质的晚年生活。


咨询听力问题、耳蜗产品、优惠政策,帮助预约挂号,可点击这里


回到首页
 
上一篇文章:一份坚持,终让听障孩子散发康复的光芒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