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
          →预约 挂号医生前,请先看这里!
您当前位置:人工耳蜗网 >> 听力知识 >> 听力学知识 >> 浏览文章
新冠相关听力下降的临床表现和机制
作者:亚洲听觉前庭学院 日期:2023年01月16日 来源:Natus 听力与平衡   录入:admin

作者 亚洲听觉前庭学院 来源 Natus 听力与平衡

这段时间,相信很多人都经历了“阳过”和“阳康”,或许有些人症状较轻,有些人却受尽了例如冰火两重天、水泥封鼻孔、小刀拉嗓子等“十大酷刑”。发热、鼻塞、咽痛等是不少人感染新冠后的常见症状,还有不少人反应有嗅觉减退和味觉失调的现象。已有研究发现,在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嗅觉和味觉障碍是COVID-19发病早期普遍出现的症状。听觉系统与呼吸道似乎相距较远,但COVID-19相关听力损失也已经被学者发现报道,却远没有像嗅觉和味觉障碍那样已经引起专家广泛关注、重视。

2021年8月《自然》期刊旗下的《科学报告》刊登了一篇名为《超过50种新冠肺炎长期影响:一项系统回顾与meta分析》的研究报告共确认了55种长期症状,其中最常见的5种是疲劳(58%)、头痛(44%)、注意力障碍(27%)、脱发(25%)和呼吸困难(24%)。此外还有嗅觉和味觉丧失、咳嗽、关节疼痛等。值得注意的是,听力损伤和耳鸣的占比也高达15%。新冠大流行期间出现的听力下降、耳鸣耳痛、眩晕等症状,应引起充分重视。




新冠相关听力下降的临床表现和机制

COVID-19自2019年发现以来,有关COVID-19相关听力损失的临床研究文献总体较少。目前报道的COVID-19相关听力损失的类型包括传导性听力损失、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其中突发性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Sudden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SSNHL)似乎是COVID-19相关听力损失的最常见类型。COVID-19相关听力损失的机制研究文献较少。主要根据其他冠状病毒的嗜神经特性、临床研究等推测SARS-CoV-2感染的机制。SARS-CoV-2通过与人体病毒受体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 (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 2,ACE2)结合,直接损伤耳蜗毛细胞、炎症反应、细胞因子风暴、免疫功能失调等致微循环障碍,最后导致中枢和周围听觉系统损害。而传导性听力损失可能是由于呼吸道病毒感染所致咽鼓管阻塞引起的。


微信图片_20230116051725.jpg


COVID-19 and Sudden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A Systematic Review”一文发表在Frontiers in Neurology上,作者系统搜索和收集了发表在PubMed, Scopus, Web of Science 和Embase上的23个与新冠相关的SSNHL病例,发现新冠相关的SSNHL在成年人中更多见;可能发生在一侧或两侧耳朵,但单侧更常见。听觉前庭症状常常出现在新冠感染期间或康复期间,但也有部分患者出现在新冠确诊之前。这23个患者中,仅4位(17.4%)患者只有听力损失症状,其余19位(82.6%)都同时具有其他症状,例如耳鸣(14位,60.9%)、眩晕(3位,13.0%)、头晕(2位,8.7%)、耳痛(1位,4.0%)和周围面神经麻痹(1位,4.0%)。可见,耳鸣是最常见的伴随症状


微信图片_20230116051738.png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和马萨诸塞州眼耳医学院的一项新研究表明,新冠病毒的确会感染人的内耳细胞,包括对听力和平衡能力至关重要的毛细胞。在人类内耳样本和干细胞衍生的细胞模型中,研究人员发现毛细胞和施万细胞会表达新冠病毒进入细胞所需的蛋白——包括细胞表面的ACE2 受体、弗林蛋白酶和跨膜蛋白酶丝氨酸-2,它们帮助病毒与宿主细胞融合。研究证明,新冠病毒实际上可以感染内耳,特别是毛细胞,并在较小程度上感染施万细胞。此外,研究人员在其组织样本中发现的感染模式与在10 名报告感染后出现耳朵相关症状的新冠患者中观察到的症状相吻合。其中9 名患者出现耳鸣,6 名患者出现眩晕,所有患者均出现轻度至重度听力损失。研究人员解释称,新冠病毒进入耳朵的可能途径包括连接鼻子和中耳的咽鼓管,病毒也可能通过嗅觉神经周围的小开口从鼻子中逃逸,这使它能进入大脑并感染颅神经


微信图片_20230116051742.jpg




如何进行听力学评估

当怀疑或发现突发性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SSNHL)时,早期听力学评估和监测至关重要,可以通过纯音听阈(PTA)、耳声发射(OAE)、听性脑干反应(ABR)和鼓室导抗图(Tympanometry)等,评估新冠相关患者的听力情况

  • 纯音测听有助于确定听力损失的类型和程度。有文献报道,新冠相关的SSNHL多以单侧听力损失为主,也可表现为双侧听力损失;听力损失程度从轻度至重度皆可发生。
  • 通过耳声发射检查有助于判断内耳外毛细胞否受损。有文献报道,新冠相关的SSNHL可表现为TEOAE幅值降低。
  • 听性脑干反应是一项客观听力检查,反应整个听觉通路的完整性并预估听力阈值。对于无法配合进行主观纯音测听结果或需要获得客观听阈结果时,可选择使用ABR测试。
  • 鼓室导抗图可以评估是否因为中耳疾病(如分泌性中耳、炎膜穿孔等)导致的传导性听力损失。据文献报道,新冠相关的传导性听力损失常常因为分泌性中耳炎导致。


扩展阅读

奎宁及其衍生物在临床治疗过程中可能出现与剂量相关的副作用,包括眩晕、耳鸣和SSNHL等耳毒性症状。目前,对COVID-19的认知甚少,许多药物如羟氯喹和氯喹已经在许多国家进行临床试验。迄今为止,还没有关于羟乙基喹和氯喹治疗COVID-19所致耳毒性的报道。上述药物所致的听力损失、耳鸣或平衡失调的严重程度通常受剂量、治疗持续时间和与患者相关的其他因素(即伴随疾病和其他药物的使用)的影响。如果COVID-19患者出现听力下降,耳鸣和/或失衡,应彻底调查药物治疗史和进行听力学检查。一旦患者的听力损失确定与奎宁中毒有关,必须立即进行必要的咨询和治疗。


据文献报道,若及时治疗,大多数患者的听力在皮质类固醇激素治疗后得到改善。口服皮质类固醇激素、鼓室内注射皮质类固醇激素或两种方式联合应用皮质类固醇激素可以改善新冠相关SSNHL的听力。另外,中耳炎可通过门诊治疗改善或治愈。


微信图片_20230116051758.png


众所周知,听力下降会导致听不清甚至听不见,从而影响言语沟通和交流,严重的还好会造成心理障碍。如果儿童有听力损失,可能会影响言语发育和学习;若老年人发生听力障碍,可能增加老年痴呆的风险。新冠流行期间,人们往往带着口罩,也会影响正常人的对话和沟通,更不用说听力损失人群了。


因此,小编也呼吁大家应充分重视您和您家人的听力健康,保持良好的心情和作息规律也是十分重要的。若发现突发性的听力下降或原有听力损失突然加重,需尽快到医院就诊,进行全面检查和评估,以免耽误最佳治疗时间。若药物治疗后听力仍无法恢复,也可考虑到专业机构选配助听器或进行人工耳蜗植入


参考文献

张雨菲,COVID-19相关听力损失的临床特点及机制,医药卫生科技,2022年第01期


Meng X, Wang J, Sun J and Zhu K (2022) COVID-19 and Sudden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A Systematic Review. Front. Neurol. 13:883749. doi: 10.3389/fneur.2022.883749


刘霞,新研究称新冠病毒会感染内耳,科技日报/2021 年/11 月/3 日/第004 版

咨询听力问题、耳蜗产品、优惠政策,帮助预约挂号,可点击这里


回到首页
 
上一篇文章:老人出现听力衰退如何应对?听听专业医生怎么说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